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师父,是我》

  • 作者:一墨如白
  • 主角:紫玄,张明
  • 推荐:21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2-28 17:11:14

《师父,是我》 内容简介

《师父,是我》由网络作家一墨如白所著,终于迎来了回味无穷的大结局,紫玄,张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故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回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夜晚,几个孩子跟没事人一样,四处黏了两张陆侩意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符纸,便开始睡觉了。居然一个个还都睡得跟头死猪似的,雷打不动。尤其是,张明那呼噜声都能拉二胡了,高亢有力、雄伟磅礴,一首“二泉映月”愣

《师父,是我》 章节试读

夜晚,几个孩子跟没事人一样,四处黏了两张陆侩意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符纸,便开始睡觉了。

居然一个个还都睡得跟头死猪似的,雷打不动。

尤其是,张明那呼噜声都能拉二胡了,高亢有力、雄伟磅礴,一首“二泉映月”愣是被他给呼噜成了“葫芦娃”那种调调。

陆侩意实在是被烦得不行,这特么能睡着他都怀疑自己以前失眠症是装的。

偶尔有几条与众不同的基本上是:

“你的手机比马桶还脏。”

“你的键盘比马桶还脏。”

“你的包比马桶还脏。”

“你的衣服比马桶还脏。”

“不认真刷牙,你的牙齿其实比马桶还脏。”

让人看完之后不由怀疑今天是不是马桶大会,上面实在让人觉得马桶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东西。

这一下+1都没了。

良久之后是月老发了条东西,陆侩意都没看清楚那是什么,结果撤回了。

他狐疑的在想月老会发什么,无意间目光扫到了门口。

他们睡觉的时候,这栋房子的大门是从里面被反锁,眼下紧闭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打开,一个女人蹲在那里。

漆黑的夜色,照亮了她的轮廓,陆侩意没看清楚她的脸。

他刚开始以为是周倩或者是张卉怡,结果就看到那两个女孩正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听着张明的葫芦娃版本的二泉映月正香。

那这是……怎么回事?

在陆侩意的注视下那女人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以及节奏开始跳起舞来。

说她姿势诡异是看着这个姿势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没骨头,很多人类无法办到的动作她都很轻松,仿佛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折断,以至于可以让她摆出各种造型,看得让人眼仁都有点发寒。

陆侩意,“……”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诡异女人跳“骨折舞”的频率开始越来越高,越来越快,让看到的人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欠到往那个地方去看。

他下意识的朝着紫玄看过去,想问这怎么回事,哪来的羊癫疯,大晚上开始发病,让人心里不舒服。

结果沙发上没人。

陆侩意,“……”

得,果然是恶人走了,鬼开始欺负好人了。

正在陆侩意暗忖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咔”一个清脆的声响。

他下意识的扭过头。

……

紫玄飞快的追着一道黑影到了后山,在漆黑的夜色里,那黑影与夜色融为一体,紫玄几乎找不到刚才那抹散发着浓郁腥臭的诡异身影到底去了哪里。

这到底是什么?

就连紫玄一时间也无法确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漆黑的夜色里,一片安静,安静得仿佛随时就会出现什么令人恐惧的事情。

他站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变,“该死!中了圈套!!”

紫玄晚上根本没有睡,确切的来说这么多年来,他几乎已经养成了浅眠的行为。

十几分钟前,他在沙发上躺着,听着陆侩意的呼吸声让紫玄心情感觉前所未有有的平静。

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盯着他看,紫玄睁开眼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结果就看到了一个浑身漆黑得仿佛石油的东西正蹲在墙头看着他。

那东西不知道是不是人,但整个人却仿佛涂了层亮皮油漆,亮得发光。

看到紫玄它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树林里跑。

紫玄重回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就听到里面陆侩意低吼,“卧槽!!”

一个头崴成60度的怪物正蹲在陆侩意的面前,一对充血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这***就是传说中的网红眼,大得跟牛眼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它眼睛大,愣是睁得眼珠子都已经快钻出眼球,弧形的玻璃体随着陆侩意的移动而移动。

他想站起来,起码该给这怪物一脚,结果陆侩意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裹在了睡袋里。

拉链还凑巧的卡在了那里,怎么也拉不下来。

这就是几百块跟几万块的区别,几百块估计被陆侩意这么一挣早就坏了,几万块的好处就在于它能直接从睡袋变成你的裹尸袋。

起码在你遇到危难,还不幸卡拉链的时候,怎么也挣脱不开。那拉链仿佛被焊死了,又为了仿佛别人挣脱开,加了层水泥,让你结结实实的困在里头。

陆侩意动不了,只能跟个蝉蛹似的努力蹦跶起来,狠狠的给了那个怪物一脚。然后自己被摔得七晕八素了。

万恶的奢侈品,有钱人踏马需要那么结实?

像紫玄那种土豪,他需要的是那种一用力就像纸一样崩开的,并且可以让他有正当的理由去购买下一个奢靡的品牌。

这个时候“紫土豪”金光闪闪的来到这里,确实金光闪闪,陆侩意看到他的身体四周围多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跟传说中的天使差不多。

他下来直接一把火把那个怪物烧了个外焦里焦。

“你怎么样?出事了怎么也不叫我?你是不是哑巴了?”紫玄气急败坏的冲向陆侩意,伸手去拉他的睡袋,结果拉了半天都没反应,他抬手就想烧,陆侩意的脸色都变了。

“别……别……我还想多活两天,你去厨房看看,那里有剪刀剪掉就可以了。”

……

刚才动静闹那么大,结果这几个熊孩子都没反应。

张明的那呼噜声从葫芦娃已经转变到了黑猫警长,还带媲美“机关枪”的突突突声。

“这是人类该打出来的呼噜声吗?”

陆侩意蹲在那里,低头拿着手电筒看张明的脸部构造,明明长得跟他们一样,怎么睡着的呼噜声那么有节奏,不去中央戏曲学院都屈才了。

紫玄走了两步看到陆侩意还在那里观赏“民族戏曲”,脸微黑,“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去找土地,了解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来的时候因为跟着帮熊孩子,所以不方便找土地,想着明天去找,但眼下看来是不得不去找土地了解情况了。

……

兆新村的土地庙就在距离他们村庄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在两块岩石中间,上头被人弄了点瓦片。

两边还像模像样的贴了一副像月老庙似的对联。

上联“坏男人招人爱”

下联“坏女人吃得开”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师父,是我》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