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婚定一生:带子娇妻哪里跑》

  • 作者:纤娴
  • 主角:唐菲菲,向晟
  • 推荐:85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1-14 12:08:40

《婚定一生:带子娇妻哪里跑》 内容简介

《婚定一生:带子娇妻哪里跑》作者:纤娴,现代言情类型网络小说,传奇人物:唐菲菲,向晟,本作品精彩片段试读:第二天唐菲菲起床,窗外灰蒙蒙地一片。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空砸在院子里刚种下的百合竹上,一片片叶子在雨中摇摆,碧绿的叶片在雨水的冲刷后显得更加清新夺目,绿油油地一簇簇长在那里。叶茎中有金黄色的花纹,相传百

《婚定一生:带子娇妻哪里跑》 章节试读

第二天唐菲菲起床,窗外灰蒙蒙地一片。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空砸在院子里刚种下的百合竹上,一片片叶子在雨中摇摆,碧绿的叶片在雨水的冲刷后显得更加清新夺目,绿油油地一簇簇长在那里。

叶茎中有金黄色的花纹,相传百合竹寓意富贵,但雌雄异株,注定只能相见不能相守。

唐菲菲抱腿坐在巨大的落地窗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雨景。

昨晚不管唐风在电话那头说了多少,她始终没吭一声。

她不敢问他过的好不好。

她怕听到他过的不好,而她却无能为力,更怕知道……没有她,他也过得很好。

早上七点,唐菲菲化了个简易的淡妆,搭了件纯白柔软的羊毛外套,下面是一件同样质地的咖啡色半长裙。下了车,随手接过司机递过来的雨伞,振作了一下精神,走进陶氏大楼。

走进办公室,她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旁边的设计助理小张对着身边林嘉怡嘀咕了一声,是不是你今天的香水喷的太多了,害的ZOE呛得打喷嚏。

林嘉怡瞥了他一眼,没理会他,转过头对着唐菲菲关切地问道:“菲菲,你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唐菲菲对她笑了笑,继续忙着手头上的工作,心里想着,是不是昨晚吹了吹凉风,害的她今天有点感冒了呢。

今天的例行会议上,唐菲菲又抑制不住地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明显觉得头变得沉沉的,看来自己真的是感冒了。

身边同事们关切地问了几句,坐在会议桌另一端的陶氏总裁陶锦城目光直直地落在她身上,唐菲菲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与他交织在一起,陶老爷子的盛情已经让她很为难了,她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

快到下班时间了,唐菲菲抱着一杯热咖啡在办公室处理手头里还没做好的设计图,陶锦城走来她面前,直直地看着她:“唐菲菲,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唐菲菲的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被他发现自己和向晟的关系了吧。

她表面上表现的云淡风轻的,“能有什么事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告诉我,今天我都看见了。”

唐菲菲嗓子一紧,双手紧握:“你看见什么了?”

陶锦城神秘地对她笑了笑,唇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唐菲菲凝眉看着他。

陶锦城深情地看着她,把一盒感冒药放在她桌子上。“我知道你感冒了,身体要紧,你要是累垮了,那就是我们公司的一大损失。”

唐菲菲无语地看着他。

“走吧,下班了,我送你回去好吗?”陶锦城目光如炬,满怀期望的看着她。

唐菲菲站起身,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你看你都感冒了,就让我送你吧!”陶锦城腆着脸走在她身侧。

唐菲菲转身按了电梯,很快下了楼。

刚跨出大厦的门,瞥见不远的街道拐角处,有一辆黑色迈巴赫停靠在那里。

是向晟专门给她安排的,此时司机正坐在车里等她下班。

说不定她和陶锦城拉拉扯扯的样子已经传到向晟耳朵里。

唐菲菲转头对着陶锦城:“陶总,谢谢你的好意,你工作一天也累了,何不去找几个朋友出去放松一下呢!”

陶锦城爱玩,这招再好不过。

“那你要来吗?”

“我今天不舒服,恐怕不行。”唐菲菲摇摇头。

没跟他多说,转头向车的方向走去。

陶锦城追上几步:“菲菲……你和向晟到底是什么关系。”

唐菲菲闻言停下了脚步,转头问他:“你觉得我们会是什么关系?”

“那天晚上,为什么你听见他来转头就走?还有……他凭什么把你带走?”

陶锦城的嗓音在不远处回荡,不同于向晟的阴冷低沉。

“我之前跟他有一些纠纷,不过……已经快要解决了。”唐菲菲没多作解释。

陶锦城快步走到他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目光温润的看着她:“他要是敢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你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你不用怕他,我爷爷也会站在你这边的。他向晟不顾及我的情面,也要给老爷子几分薄面。”

唐菲菲眼中有些动容,对他点了点头,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你!”

望着唐菲菲渐行渐远地脚步,陶锦城眼中有一些落寞,菲菲,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唐菲菲坐在车里,微微缓了缓心绪。

陶锦城的话一直在他耳边环绕,她很感动,但感动归感动,她做不到让陶锦城为了她纠缠其中。

“夫人,你感冒了。”

“有一点。”唐菲菲鼻音厚重,连司机都能听得出来。

“前面有一家药店,我帮你买点药吧!”

“不麻烦你了,这里离家里不远了,你在药店门口停下,等一会我自己回去。”

“是。”

昨晚的雨刚停,空气里还有些湿湿的。一阵阵芬芳的泥土气息蹿进唐菲菲鼻子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打了一个喷嚏。

无奈的揉了揉鼻子。

从药店出来,唐菲菲悠哉地走在街上。路边的花店开了门,她饶有兴味地买了一支粉玫瑰拿在手里。

“唐菲菲,生日快乐。”她对自己说。

转头正准备走,一边的绿化带里传来细细碎碎的呜咽声。唐菲菲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拨开带着露水的植株望过去。

是一只狗!准确来说,一直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狗。

身躯小小的蜷缩在一起,身上被泥浆裹着,浑身沾着雨水,冻得瑟瑟发抖。

“小姐,当心它咬你!”花店老板看见了,好心提醒她。

小狗用湿蒙蒙地黑眼珠望着它,黑黑鼻尖润润的,眼里带着乞求。

真可怜,昨天晚上还下雨了,不知道它饿了多久了。

唐菲菲试探性的想用手拨拨它的顶毛。

“诶~小心……这只狗可凶了,见谁都咬。”

在唐菲菲手里,它出奇的安静,尖尖小小的耳朵向下耷拉着,一副顺从的样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