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暖暧缠情》

  • 作者:暖小喵
  • 主角:阮凝,苏峥
  • 推荐:41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1-15 12:11:14

《暖暧缠情》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叫阮凝,苏峥的新篇是《暖暧缠情》,它是作者暖小喵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创作,精彩内容试看:阮凝没理,进了卧室。纪峰迈出的脚步又收回来,尴尬的坐回沙发。“峥哥,怎么整啊?”苏峥还是那句口头禅,“没整。”他真拿那丫头没办法,没招没招的。她说的没错,信,不会来问。第一次,苏峥被人把面具撕下来,撕

《暖暧缠情》 章节试读

阮凝没理,进了卧室。

纪峰迈出的脚步又收回来,尴尬的坐回沙发。

“峥哥,怎么整啊?”

苏峥还是那句口头禅,“没整。”

他真拿那丫头没办法,没招没招的。

她说的没错,信,不会来问。

第一次,苏峥被人把面具撕下来,撕得干脆。

片刻,阮凝去而复返,手里捏着手机,她站在客厅中央,与他们隔着茶几的距离,不再靠近。

苏峥看着她脚下,阮凝垂眸在手机上。

解锁后,操作了几下,将手机屏幕面对沙发上的两人,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为林城。

接下来是一段录音:

‘你现在在哪?’

‘我啊,我在林城呢。’

‘你现在回来呗。’

‘回去干嘛?’

……

房间安静,只有父女俩的对话,苏峥和纪峰听得仔细。

一直到挂断声打破宁静,苏峥目光重新移回到阮凝脸上,但她并没有回视他。

阮凝似乎并不想理苏峥,对着纪峰说:

“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要再睡会儿。”

下逐客令了,纪峰看向苏峥。

此时,苏峥开口了,“你想下,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那三百万是赌债吗?”

阮凝眉心动了动,无所谓的回:“我如果有,还轮得到被你们成天到晚的看着。”

成天到晚,这是说他呢。

“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家人或是朋友商量吗?”苏峥问。

“不。”阮凝回答的干脆。

她从小到大一个人拿主意惯了。

而且,就算她想,也没人听她说,更没人给她出主意。

家里好过那些年,亲戚朋友都走动,可自从家里出了事,父亲再染上赌瘾,看到熟悉的人就借钱,借了还不还,到后来,根本就没人敢借,父亲的名声臭的连她都跟着被人指指点点。

那时候走在街上,熟人看到他们,都躲着走,那眼神就像再躲瘟疫。

“朋友你不说,家人你为什么不告诉?”苏峥觉得这事情理之中的事,随口又一问。

阮凝攥着手机用力,依旧没看苏峥。

为什么?呵……她无声的笑了笑。

苏峥坐在她身侧的沙发上,看到阮凝嘴角的弧度,不是发自真心的笑,那是嘲讽、落寞。

他越来越搞不懂阮凝了,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没为什么,就是不想。”阮凝如是回答。

阮凝一辈子都忘不掉,小学四年级开学时,她入学要交校服和书本费,钱不多,198块,可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天文数字。

他爸人影都见不着,三天没回来,她拿不出钱,储蓄罐里放着42块5,她全拿出来了,然后走五站地去奶奶家开口借钱交杂费,奶奶那天看到她进门就直皱眉,一脸嫌弃的瞟了她眼,再一听说是来借钱的,桌下的手捅了捅旁边的爷爷,示意他别借。

显然,他们不相信她,以为她是被父亲怂恿来骗钱的。

阮凝知道父亲把爷爷奶奶家也变卖的差不多了,过去住200平的大房子,现在住30平的廉租房,生活的不易也让他们对父亲产生了厌恶与放弃的念头。

奶奶笑着从衣兜里拿出十块钱,塞她手里。

“凝凝啊,奶奶和爷爷身体都不好,每天都要吃药,实在没什么钱,剩下点钱还要留着生活费,这十块钱你拿着,买点好吃的。”

阮凝看着半空中那只苍老的手,还有那张略旧的十元钱,咬牙接过来,转身走了。

在那一刻,阮凝深深的体会到,尊严与现实碰撞时,从来都不需要过多犹豫。

因为那一年,她才十岁。

苏峥记下刚才打来的手机号码,给东城分局发去消息,利用手机定位查找阮庆元的下落。

苏峥起身,“你睡吧,我们走了。”

阮凝点点头,连句再见都没说,也没有去门口送人,直接进了卧室。

门口换鞋的俩人有点尴尬,苏峥临走前看了眼紧闭的卧室门,抬脚迈出房门。

阮凝又睡了半天,一睁眼,天都黑了。

她先是靠着床头抽了根烟,人精神了,看到手机的提示灯一个劲的闪。

拿起手机解锁后看到八个未接电话,水幂四个,赵凡三个,还有一个是陌生号码。

先给水幂回的,问她:“什么事?”

水幂嗲嗲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阮爷,想死你了。”

“想我就用嘴的?”

这话听着砸那别扭呢。

不过,前提条件是关系比较好的,兔子跟阮凝的关系只算是一般,还达不到很要好的程度,大家在网站的大神群里,脸熟而已。

“老王让你通知我的?”

一针见血,连这都知道,“卧槽,阮爷你上辈子算命出身的吧?”

“施主,我算你今日有血光之灾。”

“你丫的别咒我啊!小心友尽!”

阮凝一字一句的调侃:“大姨妈造访!”

“噗——”水幂吐血三升,俩丫头大学四年,‘好朋友’也是前后没差两天,她当然‘算’的准了。

阮凝去冰箱拿了瓶奶,用胯顶下冰箱门关上,放在微波炉里加热,按下计时键,叮一声,“还有事没?”

“别的倒没什么了,不过,貌似咱俩可有日子没面基了,出来吃顿饭啊?来一次基情碰撞。”水幂真诚的邀请。

“不好意思,我这几天肾不好,撞不动,改天吧。”

‘噗——’水幂一口血飙出去。

“阮爷,论耍流|氓,我只服你!”电话那端,水幂嬉笑着说:“黄而不色,简单,粗暴!”

阮凝嘴角一弯,“服哥的人,多了去了,你边儿玩去。”

“哇!阮爷好MAN,需要我送点肾宝过去看你吗?你好,我也好哦~”

“滚蛋,我怕你来了,出不了我家门。”

“啊……”水幂一声浪叫,“人家好怕怕哦!”

忽的,阮凝顿住了,这句话,她对苏峥也说过。

脑子里蓦地就出现他那张俊挺刚毅的脸,还有不经意间扬起嘴角时的坏笑。

招人喜欢的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