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独宠亿万娇妻》

  • 作者:红杏不出墙
  • 主角:温茜,肖筱筱
  • 推荐:96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3 08:22:39

《独宠亿万娇妻》 内容简介

《独宠亿万娇妻》是红杏不出墙创作的一本总裁作品,设定精彩,文笔无与伦比,值得一阅。“你!”徐洋没想到她居然把自己最忌讳的全部抖了出来,一时间失态,拍着桌子站起,指着她怒道,“温茜,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恩将仇报,一点都不念旧情的主儿!我还真是看走眼了!”“徐公子,可千万别乱用成语。”温茜

《独宠亿万娇妻》 章节试读

“你!”

徐洋没想到她居然把自己最忌讳的全部抖了出来,一时间失态,拍着桌子站起,指着她怒道,“温茜,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恩将仇报,一点都不念旧情的主儿!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徐公子,可千万别乱用成语。”

温茜摇摇头,转头朝门口的秘书道,“将徐公子请出去,好生送走吧。”

一道逐客令,将徐洋本就所剩无多的面子索性一次性抹了个干净。

“好,你,很好。”

徐洋想到昨日肖筱筱同自己说的,这个温茜果然留不得了!

没想到重头戏还在后面,温茜拿到了徐洋的协议,再同她查出来的数据一对比,证据确凿,立马上报。再加上张总这个证人,徐洋陷入困境,资金周转困难,走投无路。思来想去一切也只有可能是温茜所为,顿时更是恨意入骨。

不管怎样,豁出去也要将温茜这个小贱人给摆平!

过了几日,温茜如往常一样出酒店准备打车上班,却是顾着低头看ems上的信息,没有注意到司机的异常。

谁能想到这出租车司机就是徐洋所扮成的呢?

他也算是有耐性,在温茜每日上下班的路上观察了好几天,这才想出这么个法子要将温茜给狠狠治一治!

温茜自然不可能不看路,抬头看见路线不对,心头立马生了警觉,徐洋却是已经将车开到了郊区的一个废弃的高尔夫球场旁边,停下车,转头就拿出了一把刀。

嗡。

手机的震动在会议室的桌上响起,周围的人微微皱起眉毛有些不悦,贺柏森也是蹩起眉,刚要摁掉,就蓦地看见号码上面温茜的名字。虽然她之后再没给他打过电话,他又岂会找不出她的号码?

她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就在这一怔之间,那电话已是戛然而断。

郊区,徐洋拿着温茜的手机,脸色凶恶:“你这个贱人还想打电话求助?做梦!”

说完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看起来肯定是用不成了。

其实她刚才慌忙之间也不知道摁到了谁的号码,只是但愿那人能开窍些,顺着位置找过来吧。

温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问:“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徐洋今日终于是舒了一口恶气,他得意的将刀子放在温茜脖子上比划着,甚至下流的往她的胸口移动,“你这贱人,居然还想搞我,你也未必太天真了吧!”

其实最天真的人终究还是他,一时冲动之下,徐洋根本想不到这样做之后的后果会是怎样。

贺柏森放下手机,心头还是有些不安,按照他对温茜的理解,她是个稳重的人,更不可能会毫无心理决定就播出这个电话,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他的眉梢微微一跳,对着旁边人说一句“失陪”,便出去,将号码直接发给了技术部,寻找信号源头。

结果很快拿到,那手机的id卡的位置竟然是在郊区的一座废弃的高尔夫球场,温茜?她怎么会去那里?

心里有毫无征兆的紧张,贺柏森转身连招呼都没打就下了楼,直接往车库快步走了过去。

在徐洋的一顿电话后,肖筱筱也开车过来了,见到温茜这副模样,自然是更为开怀,拿着刀子便往温茜脸上招呼,被徐洋连忙拦下了。

“你这是干什么,若是人不好了,要怎么拿她去和简立要钱!”

肖筱筱冷哼一声,笑道:“好吧,那就等钱到手了再说。”

“把简立电话拿来!”

徐洋拿过刀威胁温茜,“否则……”

谁不怕死?谁不怕疼?温茜自然也怕的,可是她实在是不愿意让简立再为自己担心。他们父子本来可以不用回国,安心呆在国外,却是为了自己折腾老半天,她心里也有愧疚。

温茜抿起唇,眨了眨眼睛,开口了。

“你们无非是要钱,钱我也有,不如我给吧。”

“你有钱?”

徐洋一脸不相信。

“别听她胡扯了!”

肖筱筱不耐烦的一把抢过刀子,就要往温茜腿上割,“脸不行,那就腿吧!怎么能便宜了这个贱人!”

她的刀子还未划下,就被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吓了一跳:“是谁!”

温茜从后视镜里看见一辆黑色的哈雷停在轿车后面,摩托上的人摘下头盔,露出一张玩世不恭却又俊美异常的脸:“温茜。”

他只开口叫了她一句,她就差点落下泪来。

自己无意间摁到的是他的号码,这个只见过三次面的人,却是风尘仆仆单枪匹马过来找自己。

温茜叹了口气,开口:“他们有刀。”

“对!我们有刀!”

肖筱筱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举起刀就往温茜脖子旁边凑,“你要是过来……”

他们才看见贺柏森慢悠悠的下了摩托,却没看见他是怎么动作的,居然迅速上前几步,伸手就死死抓住了肖筱筱那只握着刀的手腕。

“你!”

徐洋想上前,又有点畏缩,完全是外强中干。

“我从来不对女人动手。”

贺柏森轻轻的嗤笑了一声,“但是你,例外。”

话罢,反手便是一个小擒拿术里面的过地摔。

肖筱筱没有防备,也完全防备不了,一下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不轻,那刀子更是掉在她身边,只差一点就会扎中她的手腕,吓得肖筱筱惨叫一声,脸色苍白。

贺柏森眼中清晰的闪过一丝不悦,接着上前去将温茜解开,道:“走吧。”

口气还是那么平淡,温茜几乎都想揍他了。

开玩笑,老娘可是刚过了生死攸关的两个小时啊!

“你以为你们走的了吗!”

徐洋早就料到了会有人来就温茜的情况,当下捏紧了拳头,竟然是大笑起来,“老子全部家当请来的杀手,你们以为你们对付得了吗!”

贺柏森转身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上,甩了甩手,跨上摩托:“上车。”

“去哪……”

“当然是逃命。”

男子想了想,将头盔给身后的姑娘带上了,“他刚刚说的是真的,看到桥上的枪口了吗。”

温茜脸色一白。

“坐稳了。”

贺柏森吹了个口哨,发动了摩托车的引擎。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