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神厨世子妃》

  • 作者:小梦悠悠
  • 主角:安惠,甄家
  • 推荐:12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3 12:19:17

《神厨世子妃》 内容简介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厨世子妃》的作品,是作者小梦悠悠最新写的架空网文,新书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小友,不如今天我们下象棋如何?围棋太过费脑子了。”静室中,安惠大师笑呵呵地看着欢喜,明目张胆的将桌上的围棋盘换成了象棋盘。欢喜嘴角抽了抽,这小心眼的大和尚,不就是输了她一次吗,至于到现在连围棋都不想

《神厨世子妃》 章节试读

“小友,不如今天我们下象棋如何?围棋太过费脑子了。”静室中,安惠大师笑呵呵地看着欢喜,明目张胆的将桌上的围棋盘换成了象棋盘。

欢喜嘴角抽了抽,这小心眼的大和尚,不就是输了她一次吗,至于到现在连围棋都不想下吗!不过,以为她下象棋就不行吗?

欢喜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大师随意,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下棋的。”

安惠大师略微有些尴尬,不过上一次他真的输的太惨了,他是打死也不跟眼前这个非人类下围棋了!

“不如小友执子先行?”两人坐定之后,安惠大师谦和的说道。

“还是大师先行吧,尊老爱幼是我们的传统美德,更何况,小女子真的很担心,若是小女子执子先行,大师再输了,又有话说了!”没有外人在,欢喜的话语也多了几分调侃,不跟人前的时候那么的端庄贤淑,相反多了几分活络。

安惠大师听了这话也没客气,直接动了卒:“甄小姐,每次都对老衲如此的不客气,你的父亲知道吗?”这话的意思是你的家教呢!对他一个出家人都这么老实不客气,你确定自己还有家教这种东西吗?

“安惠大师没跟家父相处过吗?”欢喜动了马,轻声问道。

安惠嘴角抽搐,是了,他忘记了,他们甄家是一脉相承的对和尚道士不客气。

“甄小姐,您今天来这里的意思是?”废话这么多!

“大师,我想问一下,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黄粱一梦这样荒诞不羁的事情吗?”欢喜眼神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凝重,虽然她猜出了孔敏经历了这么荒诞不羁的事情,但她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先知已经是让人惊愕的存在,现在竟然还出现了更加荒诞不羁的重生,这世界是病了还是怎么了?

“道家有云,大衍五十,天用四九,还有一个‘一’隐遁天地。而道家又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虽然此事让人惊讶,但前朝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安惠大师倒是对此很不以为然,“小友能判断出来,显然已经断定了,又何必妄自菲薄,徒增烦恼呢!”

“不是徒增烦恼,只是偶尔觉得自己改变了世事走向,心情略微有些沉重。”欢喜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一切并不是出自我的本意,甚至我自己都恶心无比,可我此时此刻再做的,无疑是让世事的走向彻底改变了。”从孔敏那态度来看,欢喜就知道她在孔敏的记忆之中应该是皇后的,而司空俊应该是皇帝,而现在——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世事本无走向,小友又何必自寻烦恼呢!”聪明人的通病,总是喜欢将一件事想的太复杂。

“大师的意思是?”欢喜看着安惠,眼神中略带几分求知。

安惠心中略微得意:“世事并不是从小友而改,从变数出现开始,世事就已经变化了。小友此时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再者,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走向,所谓的天意不过是人的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没有天意吗?”欢喜问。

“天道无情,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能有何意?”安惠大师语带不屑的说道,“小友应该知道从一开始所谓天意的出现不过就是为了某些人的便利罢了。”包括他,甚至普天下所有的神职人员,都不过是曾经这个便利的工具而已。不过他已经成长到了可以左右局势,仅此而已。

“听大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欢喜落下一子,“将军。”

安惠脸色微微一凝:“怎么会?”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希望大师能够记住自己今日所说的话,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天意。”欢喜轻声说道,“我希望孔小姐能好好地活着,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是嘛?”

安惠张了张嘴:“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师何必装傻呢,有些事情你知我知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欢喜笑了下。

安惠心中倒吸一口凉气:“甄家欢喜,果然是名不虚传。”聪慧异常,他刚刚还真的洋洋得意,以为自己能给甄欢喜解惑排忧呢,现在才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她的幌子!“不过么,变数这种东西出现了,上位者从来都不会愿意他们存在的,我为何要为了小友而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你有何德何能让我去皇帝面前顶压!

“我相信大师的三寸不烂之舌。”欢喜淡淡的说道。

“可我为何要如此的冒险呢?”安惠大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当然,我也不会让大师你白忙活的。”欢喜淡定的说道,“任何事情都有一个价码,而我从来都不喜欢威胁人来成事,我喜欢的是皆大欢喜的双赢甚至是多赢局面。”

安惠挑眉:双赢?抱歉,他真的没看出来!

“大师应该知道,因为我甄家不信佛,京城的官员百姓之中信佛者并不是那么多。”欢喜将棋盘上的棋子复原。

安惠心中郁闷:“老衲知道甄家的厉害,也佩服甄家数百年如一日矜矜业业为百姓谋福祉的精神。”但这对于他们这些靠着香火存在的寺庙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想想每次他们这里有什么法会,那寥寥无几的参与人员,就让安惠更加的郁闷:百姓泰国安居乐业了,对寺庙道观绝对是最大的冲击!

“那若我甄家开始信佛呢!”欢喜突然说道。

“什么?”安惠脸上的表情终于多了抹惊愕,“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欢喜淡淡的说道,“大师应该很明白,我甄家人信的从来都是自己,而不是这些外物。不过我可以做出一副信佛的表象出来。”

“甄小姐,只有你一个人,只怕是——”安惠对此并不看好。

“礼佛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欢喜意味深长的说道,“家父和家兄自然也会支持我的。”

“你确定?”安惠眼神有些火辣,若真的如此,哪怕只是一个表象,也会让安国寺的香火繁盛起来的,想到几百年来的夙愿有可能在自己的手中实现,就是安惠大师的定力也忍不住激动莫名了。

“这就要看大师您的了!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欢喜在棋盘上落下了最后一子,安惠看着棋盘,竟然是和局!最诡异的是,欢喜用的竟然是他刚刚走过的步骤!“我等大师你的好消息。告辞!”

欢喜说着,已经翩然而起。

“甄家欢喜啊!”安惠大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目光中闪过一抹忧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