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敌攻略系统》

  • 作者:一红鱼
  • 主角:赵武,赵虎
  • 推荐:56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4 17:05:25

《无敌攻略系统》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无敌攻略系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红鱼,主线角色赵武,赵虎,是一本玄幻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吕雄门主听到“胖子好对付”这几个字的时候,手里的茶碗都给摔了,暴怒,带着自己的剑说:“老子现在就去宰了他。”众弟子好说歹说,这才把吕雄门主给劝下来,说:“门主!你要是这样去了,脸面全无,到时候程颐说你

《无敌攻略系统》 章节试读

吕雄门主听到“胖子好对付”这几个字的时候,手里的茶碗都给摔了,暴怒,带着自己的剑说:“老子现在就去宰了他。”众弟子好说歹说,这才把吕雄门主给劝下来,说:“门主!你要是这样去了,脸面全无,到时候程颐说你害怕上比试台。

暗算他,你可颜面全无啊。”“我这口气咽不下去,我现在就要揍他。”众人也没办法,一个机灵的弟子说:“门主,你现在揍他和明天揍他,都会被人说以大欺小,不如……”吕雄门主一琢磨,这弟子的话有道理:“好,这是就交给你了,办好了,我重重有赏。”……又是几轮比试,程颐发现这已经成了正道弟子展示实力的地方,慢慢的,已经对获胜不感兴趣了,也对,有王守义和吕雄压阵,谁敢上啊。有这个实力的,不是掌门也是长老这个级别的了,谁能拉。

的下脸来招亲。程颐上了比试台,但看到的弟子却是赵武。赵武是吕雄的得意弟子之一,外号马屁竹竿,瘦的只有排骨,功法。

不怎么,但拍马屁一流。程颐可记得自己的对手不是他,是沧海门的一个弟子,那个弟子还给程颐捎信说会放他过关。程颐知道,这一定是吕熊搞的鬼,必是嘛,当然是各凭本事。直接拿出自己的两件魂器,看着赵武,赵武一脸笑容。

没有一点杀气。赵武说:“你现在弃权还来的及。”程颐觉得好笑,这赵武功法又不深,为什么会这么自信。程颐懒得废话,直接魂器飞出,赵武像猴子一样,东躲西躲,程颐虽然很卖力,却完全打不中赵武。赵武却不停东串西串,不时用小石。

子丢程颐,丢的不准,力道也小,完全是在戏耍程颐一般。程颐总是被打,一时怒起,两件魂器齐出手,接着自己也贴身近打。赵武想跑,却被魂器封了去路,想回撤,被程颐包了团,程颐一拳打在赵武脸上,准备第二拳的时候,发现赵武变矮了一节,一拳打了个空。再看的时候,赵武竟然变成了一只猴子。两件魂器飞回,匕首直接穿过猴子,牛角梳却堵住伤口,将猴子流出的血吸了个干净。猴子整个都被吸成了猴干。躲在幕后的赵武吓得一激灵,“要是这时候在台上的是我,那我不是死定了。”原来赵武功法不行,却有一个魂器,能让猴子变形,并操控这猴子,不但能完美复制赵武的功法,还能让猴子自由的发挥。

等于两个打一个。赵武以为这样对付程颐是没问题,只是没想到程颐功法进步这么快,还这么歹毒,竟然吸干了猴子的血。赵武的计划是让程颐输给一只猴子,这样就颜面。

还会丧失资格,及满足吕雄的野心,还能让吕雄出了这口恶气。程颐一出手就干掉了猴子,这样助长了程颐的威风,吕雄门主还不得骂死他。不过看到程颐的功法歹毒,立刻跳出来了,指着程颐骂:“你好歹毒,你这搬歹毒,你是正道还是魔道。”程颐还在纳闷,人怎么会变成猴子,看到赵武。

跳出来,立刻明白是赵武在耍花样。程颐说:“鬼鬼祟祟的,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拆穿你这个魔道真面目!”程颐冷笑说:“要么弃权,要么上来打,屁话真多。”赵武走上。

比试台,脚刚要踏进去,看到程颐将魂器捏在了手里,硬生生把脚给收了回来,站在比试台外说:“各位,大家刚刚看到了,程颐将我的猴子打死了,还吸干了他的血。这种魔道怎么能参加比武招亲,怎么能竞争盟主。”台下议论纷纷,本来就对程颐的手法颇有微辞。经过赵武这一说,一时间指指点点起来。赵武很得意,挺直了腰杆说:“而且,程颐是叛徒的儿子,他爹是万仙盟的叛徒,对付这种人,不要给他任何的机会。”程颐继续冷冷的看着赵武,问:“说完了没有。”台下的都是正道,叽叽喳喳的议论个没。

玩,正道还是很爱惜名声的,程颐这吸血的东西,太邪门了。赵武得意洋洋,昂着头,就像斗胜的公鸡。程颐收起魂器,脱下鞋子,扑上去。赵武被程颐扑倒,程颐脚望比试台上一踩,拖着赵武进了比试台内。收按住赵武的嘴,不让他喊出放。

弃,拿着鞋底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声不断。鞋底打人虽然丢脸,但绝对算不上重伤,充当裁判的人也不能替他弃权,而他自己嘴又被捂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挨打,面子丢光。程颐打过瘾了,这才爬起来,对台下的人说:“我程颐刚刚。

是冲动了点,但我打得很爽。为什么?因为我这是替他师父吕雄门主教训他。”程颐话一出,勾起了众人的兴趣。程颐说:“赵武说我是魔道,什么是魔道?”程颐指了指自己的心,又指了指赵武的心,大声的说:“魔道还是正道,是心,我用的是。

魔道的魂器,那又怎么样,我站的正,坐得端,做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做不出一个大年纪了还休妻去祸害一个小姑娘,我要比试我在比试台上一拳一脚的打,而不是弄只猴子上来装神弄鬼。”程颐冷笑,绕着赵武走了一圈说:“更不会自己躲在暗处,让自己弟子出面排挤对手,好让自己免了欺负后背的骂名。”“呸!”程颐朝着吕雄门主呸了一下。

说:“这等无耻之徒竟然还怕被骂名,大家说,是不是好笑。”众人理解的小声笑起来,大骂名都不怕了,小骂名却怕起来。程颐踢了踢赵武,赵武捂着脸起不来,程颐说:“赵武,你说我是魔道,我问你,是用吸了一只猴子血魂器的人像魔道,还是企图强占人少女的人像魔道。”灵兽门的由来,自然是与灵兽有关,天道无情,万物皆可修道,灵兽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依仗猎杀灵兽,制成灵兽珠,吸取灵兽。

的魂力而成名天下。灵兽珠就是其中的精髓,长期炼化能极大增强自身修为,短时间也可让自己修为暴增,来应对强敌。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赵武拿到灵兽珠,不但到以后的修为有极大的帮助,更是代表得到了门主的重用,赵武毫不客气的将灵兽珠吞到口中。程颐看着赵武突然吃下一个诡异的珠子,不明白他想做什么,拿起自己的鞋子准。

备好好再抽他一顿。赵武眼睛一鼓,感觉有什么要从自己体内蹦出来一样,力量源源不断的往上涌,魂力开始从体内溢出来,全身肌肉暴涨,青筋一条接一条的鼓起来。整个人就像一只暴走的猩猩。程颐吓得退了好几步,鞋子都掉地。

上了,程颐看着赵武这诡异的状态,立刻弯腰把鞋穿好,悄悄把两把魂器拿在手中。赵武一声巨吼,连空气中都蕴含着强大的魂力,接着腰一弯,直接冲过来,速度极快。程颐躲闪不及,咬着牙,仗着自己身体结实,直接肩膀对接。程颐被撞飞出去,但因为身体结实,没有受什么伤,赵武没这么好运,接着肋骨断了两根,但赵武没有感觉一样,继续超程颐冲过来。程颐在空中将魂器一甩,锋利的匕首飞出去,赵武直接用手一拍,魂器竟然被拍到了地上。程颐。

刚刚落地,赵武已经来到程颐的身后。赵武一只手高高抬起,另一只手往程颐腰间一探,像大猩猩抓小猴子一样,抓住程颐就举在半空中。程颐练满将魂器牛角梳捏在手中,借着魂器拖住自己,赵武将程颐往地上一砸,程颐却飘着落地。赵武呼吸变得气促起来,背一拱,衣服涨的裂开来。

背上骨头都要爆出来一样,赵武本来就极瘦,简直就想把身上最后一点肉都抽到了四肢上。程颐觉得有诈,努力保持这和赵武的距离,不停的在比试场和赵武绕圈子,赵武不停的扑向程颐,程颐也不停的躲。围观的人看着这奇怪的一幕,刚刚还按着抽脸的程颐,现在却被撵的和只猴子。

一样。赵武慢慢的习惯了这力量,不再盲目的乱冲,冷静下来,不但打的有章法,而且还暗中开始使用魂力。程颐防不急,魂器架在自己身前,赵武却一个转身,一手搭载程颐的肩膀上,一拳冲出,打在程颐的脸上。程颐中了一拳,往后一倒。

胳臂被抓住,又被拉了回去,程颐急了,直接拳头打回去。赵虎当没事人一样,一拳接一拳的打在程颐的脸上,鼻子上。程颐一狠心,控制魂器匕首直接从背后刺向赵虎。赵虎只一抖,魂力四散,匕首竟然被弹开了。赵虎掐住程颐的脖子,魂力压迫住程颐。程颐呼不出气,也吸不进气,卡着难受。

眼睛里开始闪着黑的点点,头也开始昏起来。程颐韵动九筑妙法,带动炎凤之力,但赵虎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死活不松手。程颐的炎凤之力更强,慢慢渗入都赵虎体内,程颐感受到一。

颗源源不断散发这魂力的珠子。还有其中的悲鸣。程颐被着悲鸣激到,顿时清醒过来,炎凤之力聚集体内,程颐弓起脚,猛地一踹,将赵虎踹开。大口大口的呼气,脖子都差点断了。赵虎拍拍身上的土,再一次扑上来,程颐散开炎凤之力,再一次在赵虎体内感受到了悲鸣。程颐故意让赵虎近身。

虎将程颐击倒,按在地上,这次用手肘环住程颐的脖子。程颐韵动九筑妙法,任炎凤之力游离,炎凤之力找到了灵兽珠。炎凤之力温柔的包裹住灵兽珠。灵兽珠镇静下来,不再源源不断的荡出魂力,不再发泄他的怒火。程颐感觉脖子一松。

勒着自己脖子的力量小太多了,程颐直接爬起来,赵虎巴在程颐背上,这次又换成赵虎成小猴子了。赵虎不敢相信,灵兽珠仍在自己的嘴中。也能感受到它强大的力量,只是这股力量就是借用不出来。诚意揉揉脖子,一拳打在赵虎肚子上。

赵虎痛苦的弯下腰,呕的吐出灵兽珠来,程颐借机将灵兽珠偷在手中,虽然有点恶心,但灵兽珠散发的力量让程颐感受到了。程颐对着赵虎一顿拳打脚踢,却处处留手。看准了机会,往擂台上一打,悄悄将一块石头握在手中,暗中云气魂力,炎凤之力将石头炼制成魂器,虽然是一块没什么用处的石头,但还是有淡淡的魂力散发出来。程颐继续按。

着赵虎打,不经意的将石头塞回到赵虎手中,。同时炎凤之力渗入到赵虎体内,刺激这赵虎的魂力。赵虎又一次感受到了魂力,将石头塞到自己嘴中。猛的踹开程颐,接着魂力往程颐。

冲程颐被冲倒了,不过却是故意的,程颐装作被挨打,炎凤之力不停的刺激赵虎,让赵虎以为灵兽珠的力量又回来了。程颐撤掉炎凤之力,赵虎力气一虚,程颐乘机将赵虎往擂台.

扔。赵虎直接飞到一大堆杂物中,撞的东零西落。程颐全身都是伤,但不过是皮外伤,看着吓人,但并没有什么大碍。……吕雄门主看到赵虎竟然败了,更是气的把桌子一拍,地面都被镇出几道裂痕。“替我把赵虎这个废物找回来。”几个弟子急忙把赵虎架回来,吕雄门主怒火冲冲的看着赵虎,大骂:“没用的东西,简直废物,灵兽珠,你还不配有。”

个弟子撬开张虎的嘴,里面空空的,哪有灵兽珠。吕雄门主虽然不需要这种低阶的灵兽珠,但灵兽珠也是贵重的宝物,立刻让弟子去找。夜晚,程颐睡得正迷糊,一个麻布袋猛地罩在程颐头上,接着就是一顿一棍子,程颐觉得头晕目眩,慌乱中,程颐撤掉麻布袋,看到揍自己的是柳雪,大喝。

一声:“柳雪,你做什么?”柳雪把棍子一扔,还踢了一脚,说:“做什么?你自己说我应该做什么?”程颐慌了,支支吾吾的说:“我不能骗你。”“不能骗我?我呸。”柳雪转身就走,对程颐说:“你这个负心汉,你等着瞧!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柳雪会有什么后果。”程颐无故又挨了一顿打,龇牙咧嘴的,幸好自己皮厚,不怕。但吵闹声也吵醒了南宫明月。南宫明月打的哈欠过来说:“怎么了,睡不着吗?

”程颐不敢明说:“没事,可能是有点担心明天的比试。”南宫明月将灯放到桌上,做到程颐身边,说:“你睡吧,我帮你守着。”南宫明月不比柳雪,没有那股子香味,但南宫明月身上淡淡的,总是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似香又似无的。程颐沿着香气一路闻,一路寻找,从南宫明月的手闻到了手臂。

又问到了肩膀,又闻到了脖子。南宫明月说:“你再靠近点,我就要拿出流霜剑了。”程颐嘿嘿的笑着说:“我就是想闻闻是什么味道。”“坏人,不正经。”程颐干脆坐起来,坐在南宫明。

月身边,问:“那你告诉我,你身上是什么香味嘛。”南宫明月红着脸,气若朦脓的说:“还有什么味道,不就是胭脂咯。”微弱的星光在窗外照亮,朦胧的灯光旁,程颐用力的闻了闻说:“我姨娘也喜欢胭脂,可没有问道过这种味道。”程颐又贴近南宫明月,想要再闻闻。南宫明月一把推。

开程颐,站起来走到门口说:“我看你就是不正经的慌,所以才睡不着。”南宫明月再回头,看着程颐说:“你明天真的有把握吗?吕雄因为丢了灵兽珠,大发雷霆,说要置你于死地。”程颐朝南宫明月勾勾手指头,南宫明月猛摇头说:“不去,你肯定又要使坏。”诚意朝自己旁边拍了拍,南宫明月畏畏。

缩缩的,但还是在诚意旁边坐了回去,程颐躺下,枕在南宫明月的腿上,南宫明月缩了一下,但还是容忍了程颐的无礼。南宫明月在程颐脸上的伤痕上轻轻的划了一下说:“睡吧,我就在这守着你。”……吕雄门主跃上比试台,直接一掌劈跨。

一半的比试台。巨大的掌风像一堵墙一样。程颐也不示弱,朝着垮掉的一半也批了一掌,一切纹丝不动,惹得一阵哄笑。吕雄嘲笑说:“你这算什么?打猴子吗?”程颐说:“当然不是打猴子,这叫笑笑拳,被我的拳头打中了,就会被人嘲笑。就像昨天的赵武,处处压制我,却面子丢光。”吕雄往前一步,程颐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吕雄说:“你这么怕我,还是早点认输吧。”程颐冷笑:“谁输还不一定呢。”这次不。

单是吕雄笑了,现场所有的人都笑了,哄堂大笑,没有谁会怀疑程颐会输,连赌盘都没有开了。几个正道看不过去了,对程颐说:“快下来吧,你不是他的对手。”“程颐,你先下来,其。

他的我们帮你出想办法。”程颐怎么可能会放弃,反而胸有成竹的说:“吕雄门主,你知道你为什么一定会输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无敌攻略系统》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