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寒门公子》

  • 作者:尚书左仆射
  • 主角:程新,李鸣秋
  • 推荐:52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8 19:01:19

《寒门公子》 内容简介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寒门公子》的创作,是作者尚书左仆射最新写的历史网络故事,网文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李鸣秋此言一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塞外”,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蕴含极深的意义;体裁不限的要求,给足了众人发挥的空间。虽然如此,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主题的诗词文章好写。至少,对于卫烬这些公子来说,并

《寒门公子》 章节试读

李鸣秋此言一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塞外”,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蕴含极深的意义;体裁不限的要求,给足了众人发挥的空间。

虽然如此,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主题的诗词文章好写。

至少,对于卫烬这些公子来说,并不那么容易。

因为,他们不曾上过战场,也不曾参与过战争,更不曾去往过边关经历过塞外风情。这也就意味着,众人即便是写出了塞外主题的诗词,也会因为和实际脱节,而失去了赏析的趣味。

一首失去了意义的诗词,就算辞藻再为华丽,那也只是平常诗词最为低等的,算不得上品,也自然不能够被百姓们所传唱。

现在的场景,是一个机会,众人要做出好的诗词,以便提升自己的文名和地位。但显然,李鸣秋给的这个主题,便是打破了许多人的想法。

换言之,这两个字的主题,对于他们来说,极难!

“塞外之事,这群少年能有几个知晓?我们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老兵了,那里的情形,现在仍旧是心有余悸。这并不是在说瞎话,千军万马的厮杀,塞外之战,几乎没有停息的日子!”

“如今是三国鼎立,我大周虽然说繁荣昌盛,但塞外之地,却不怎么安宁,东边的东吴、北边的北梁、西边的西域诸国,哪一方都想蚕食我大周的国土!”

“这群少年生活在温柔乡里,哪里知晓塞外之事呢?可不像我这般,于战场之上厮杀了千百次,拖着残躯回归故里,直到现在,每次梦中,都还能梦见大漠之中千军万马的奔腾!”

与舞台之上众多学子沉思的场景不同,台下广场上的一众老人,在听得李鸣秋说出这般主题的时候,便是显得极为兴奋。

西宁镇位于凉州扶风郡宁远县,这里的位置,属于大周王朝的西北方向。在数十年前,其北部边疆多次遭受外地入侵,因此州府之上,在凉州一带征召了大量的士兵。

待得他们退役之后,便是被安置在了西宁镇等地,如今西宁镇之所以如此的繁华,大量的外来人口,就是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

换言之,这广场之上的众多老人,十之八九都曾参与过塞外之战。在他们眼里,若是没有他们的流血牺牲,便不会有今朝西宁镇乃至于整个大周王朝的繁荣昌盛。

听着广场之上传来的嘈杂议论声,一些学子的脸色,显然变得不好看起来。

这些人之中,除了卫烬以外,皆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不像卫烬这般,能够理解农人的辛勤。生而富贵,这也就意味着,这些人对于塞外之事,一点也不关注。

柳侠已然是在抓耳挠腮了,之前驳斥过卫烬的张世杰,脸色也变得越发阴沉起来。这是一个机会,所有人都不肯放弃。

唯有卫烬端坐在那里,气定神闲,就仿佛已经是胸有成竹一般。

“卫烬公子真是好定力,这么难的主题,都不曾让你有所畏惧!”

说话之人,是卫烬邻桌的一名少年,他的眼神已经在告诉卫烬,此人的话语,得反着听!

“我在想象着塞外之景,那是边陲的地方,我们不曾去过,只能在自己脑海之中模拟出来!”卫烬冷声笑道,表示着自己对这名少年的不满,他已经看到少年桌子上的铭牌,名叫郑折颜,是官学出身的,“郑公子这么说的话,莫非是有好的想法。那怎么没见你动笔?”

邻桌的郑折颜,听着卫烬的话,神色一变,这等主题,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事的,谁会写?

但不管会写不会写,他都得硬着头皮去完成,若是不然,便会落下弃赛而逃的骂名。骂他不要紧,关键是他身后的郑家,可不喜欢这等名声!

“卫公子,听闻你七步成诗,你不妨借着这个主题,来为我们表演一番?同样的主题,大家都无从下笔,现在你为难郑公子又有什么意义?”

郑折颜身旁的一名公子,见着卫烬讥讽郑折颜,似是有所看不惯一般。

卫烬抬眼望向此人,衣着华丽,礼服之上,绣了些许鱼虫鸟兽,看样子是士籍出身的。再望了一眼此人桌面上的铭牌,卫烬方才知晓此人的名号,原来是程新。

对于程新,在刚刚的议论之中,卫烬隐隐约约听到过,此人彬彬有礼,最为官学夫子所喜欢。但现在听着他的言语,又是见得此人模样,卫烬不禁摇了摇头,都说士籍之人一身才气,言谈举止之间可以让人倾心敬佩,可现在程新给自己的感觉,却与之相去甚远。

“程公子,想必是心里有所想法了吧?这么想要为难于我?”卫烬笑了笑,“七步成诗,也不是不行,就怕你接受不了!”

程新闻听此言,便是立刻闭上了嘴巴,自己给卫烬设了一个圈套,没想到人家真的往里面跳。倒不是因为往里面跳的后果会是什么,而是程新心中害怕,他怕卫烬真的在这个大庭广众的场景之下七步成诗,那么成就的便是卫烬的文名。

这自然不是程新想要看到的,程新的本意是想要让卫烬知难而退,现在看来,这个卫烬,果真是如同周亚轩所说的那般,极难对付。

“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这主题你要是能写出来,我叫你三声爷爷!”

这一下,卫烬倒是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个程新是认定自己无法写出来。一些公子也是听闻此画,纷纷向程新投去了古怪的眼神,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万一卫烬真的写出了塞外相关的诗词文章,这个程新岂不是得真的叫卫烬爷爷?

“西门公子,想必是有所感觉了,你们看他下笔的动作,就仿佛不假思索一般,如此看来,便是一首诗词成了,或者是一篇文章已然有了腹稿!”

“燕公子也是这般,哦,我忘记了,燕公子曾经去往塞外过,他家有亲戚住在那里,这一场斗诗,怕是赢家非他莫属了!”

许多公子似乎并不想惨和,赶紧转移了话题,卫烬也只是冷笑了一声:“你等着便是!”

此时此刻,所有的公子,有一半依旧抓耳挠腮,剩下的一半,已经开始动笔。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寒门公子》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