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曾几何时不归期》

  • 作者:曾曾行六
  • 主角:徐翼乐,高辰朗
  • 推荐:32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3 08:10:56

《曾几何时不归期》 内容简介

《曾几何时不归期》由网络作家曾曾行六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徐翼乐,高辰朗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引人入胜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徐翼乐到的比平时早十多分钟,许多同学还未到校,徐翼乐便坐在座位上伸长了脖子望着教室门口,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进来,预备着一见到王婷婷就冲出去对她心爱的宝盒致以最大的激动高辰朗自进教室后就发现这徐翼乐的脖子

《曾几何时不归期》 章节试读

徐翼乐到的比平时早十多分钟,许多同学还未到校,徐翼乐便坐在座位上伸长了脖子望着教室门口,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进来,预备着一见到王婷婷就冲出去对她心爱的宝盒致以最大的激动

高辰朗自进教室后就发现这徐翼乐的脖子是随着进来的同学摇来摇去的,跟个,,长颈鹿似的

高辰朗有了发现自然是要试验一下的,从教室后门出去,又随着前面进来的同学一起从前门进来,身子也摆动着想挡着徐翼乐的视线,果不其然

“高辰朗你干什么?跟只猴是的,去去去去一边去,挡我视线了”徐翼乐不耐烦的摆摆手,这脖子伸了这么久也感觉十分酸了,本来昨晚就落枕了还疼着呢!

“你看什么呢?跟个长颈鹿似的累不累啊?看什么呢?”被嫌弃了还十分开心,看着徐翼乐揉着脖子想问出徐翼乐这是在干嘛,他看着十分好玩,十分想参与进去

“等王婷婷来了还我东西呢,干什么你跟个八婆一样问那么多女孩子的事情”虽然语气是十分不耐烦的,但还是和高辰朗说了句大概

高辰朗挑挑眉,小妮子,爷有的法子治你

“金鱼养的怎么样了?饲料还有多少?”

“给我养大了一点点,饲料还剩一包多一些了”徐翼乐也不盯着看王婷婷了,脖子也不揉了,注意力全被高辰朗吸引过去了,凝神想了想说着

“我正想问你呢,金鱼还能不能吃点别的了,不然饲料吃完了我拿什么喂它?”徐翼乐是问的一脸认真,目光熠熠的看着高辰朗

高辰朗摸着下巴,似深思了一会说,“这样吧,我回家问问我姐”明明已经拖了表姐买饲料,此时还是想吊一吊徐翼乐的胃口

“铃~~”上课铃响了

徐翼乐听见愕然用目光去寻找王婷婷的身影,没有..没有!

徐翼乐看着王婷婷空着的座位,有些发愣,空欢喜被人泼了一身冷水,此时任课老师也已经来了,徐翼乐望着老师,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高辰朗斜眼看了看徐翼乐,又瞄了瞄,老师来了,到底是不敢再明目张胆的说话了,撇撇嘴,这小妮子,听完了就不理人了

“老师,怎么王婷婷还没来,是迟到了吗?”徐翼乐举着手,被老师允许后站起来声音不高不低的,将心底的疑问抛出,却还是留着一丝期待

“王婷婷奶奶中午给老师打电话了,说王婷婷不舒服,下午不能来上课了,还有什么疑问吗徐翼乐?”王老师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玩的好的同学没来想知道也是正常的

徐翼乐摇摇头,便坐下来

徐翼乐要被气昏了头,刚刚也是反应过来了火气一上头就干脆问老师了,现在更是抿着嘴,低着头气的不禁微微颤抖,王婷婷,你不来学校,真当我不敢去你家和你爷爷要回我的钱吗!

高辰朗看了看王婷婷的空座位,又看到徐翼乐这生气的样子,坐直的身体也包不住心里那颗燃起八卦的熊熊之火,屁股轻微的向徐翼乐的椅子挪了一点,身子也向徐翼乐倾斜一些,嘴巴说这话,眼睛却还是正正的看着讲着课的王老师

“王婷婷没来你这么生气,她惹你了啊?”

徐翼乐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要和她说小话却还装的一本正经的高辰朗,伸手便拍了一下高辰朗放在课桌上白嫩的手臂

“哎呦你干什么?”

“你过界了”徐翼乐指指桌上的三八线,继续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婆了啊?保持自己的风度知道吗”

高辰朗脸皮是非常厚的,什么不好听的话在熊熊八卦之火面前也是自动过滤的,脸都不红的继续问徐翼乐

“到底怎么啦?你们不来往啦?”

“不是,她拿了我的东西,我等着她还给我,结果她不来了”徐翼乐不开心的抿着嘴,眼底委屈的很,有着闪烁的水光

她又没做错什么!不是吗?徐翼乐不明白,徐翼乐只觉得放在王婷婷身上的半颗心是被揉的死去活来,友谊被背叛了,徐翼乐初尝只觉得苦涩满心,就像是生吃了苦瓜,苦到了舌尖。

王婷婷在班上人缘并不好,能说玩得好的只有徐翼乐,徐翼乐也带着她和自己的“小团体”一起玩,但大家都表现的淡淡的,摆明了一副不想她加入小团体的样子,多了几次以后徐翼乐也感觉到了,也就不每次拉着大家一起了

“所以她现在不来,不摆明了躲着你呢?”高辰朗虽不知道事情的起因,却也在旁边摩擦拳脚的想给徐翼乐出点子,就差拿把羽扇指点江山了

“我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给你想想办法?”高辰朗目视前方,开始搓着双手

“不用,放学我去她家找她”

“她都不来学校了,万一不理你呢?”

“那我就等着她爷爷奶奶回家,和她爷爷奶奶拿”徐翼乐坐直了身体,望了望窗外远处那条大路,那条去高辰朗和王婷婷家的必经之路

高辰朗在课桌下给徐翼乐比了个大拇指,看着徐翼乐又觉得已经是被逼到要去王婷婷家里找她了总不会是什么一只铅笔一块橡皮擦的小事,一时间又觉得徐翼乐怪可怜的

“可以可以,去吧我在后方支持你,给你加油打气”

徐翼乐回头看着高辰朗一本正经的样子,一下子就被逗笑了,苦闷的气氛一下被打散了

徐研丽和徐奶奶回到了家,两人坐在椅子上,徐研丽在给两人拿杯子倒水。徐老一个人嫌太安静,自己送完徐翼乐回家后也没回家,就在街上和老友们一起聊得开心

“你想什么时候去清河镇烧了这些纸钱?”徐奶奶侧着身子望着徐研丽倒水的背影

“明天或后天吧,我想今晚陪着翼乐睡,担心她害怕”

徐研丽拿着水杯放桌子上,示意让徐奶奶喝水

“翼乐不用担心,我可以带着她一起睡,我带着木藤又带了红符,再说了这是自己家,害怕不该来的东西来?老祖宗还护着呢!”

徐研丽听着点点头“妈,有空给翼乐做个木藤桃心,避避邪”

木藤是凤凰镇山里的一种藤状植物,在凤凰镇最大最多的用处大概就是泡水洗澡、放枕头下睡觉或是编织了小小一个再磨一个桃心一起佩戴在身上了,但都是辟邪的用处。

“我知道了,抽屉里有呢,翼乐回家了就拿根红线穿起来让她挂在脖子上,不许乱丢乱放”徐奶奶想了想,又道“要不要再求张符纸,和木藤桃心一起挂着?”

“不用了妈,翼乐到处爱玩,符纸容易湿,洗澡总拿下来,怕她洗完了又忘记戴回去”

“好,那我现在去找找红绳穿木藤”

“我和你一起妈,我磨桃心”

母女俩都忙着徐翼乐的事情,手上不停嘴上也不停,从山脚下住着有点亲戚关系的啊红婆聊到远在深圳的大哥,又从徐老的兄弟姐妹聊到在a市与后妈一起住的徐星河,聊得不亦乐乎,事情做得快,时间也一下子就过去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