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三国之霸主吕布》

  • 作者:暮雨都尉
  • 主角:吕布,韩暹
  • 推荐:5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0 10:12:15

《三国之霸主吕布》 内容简介

《三国之霸主吕布》是暮雨都尉撰写的一本历史网络小说,故事环环相扣,文笔无与伦比,书单必备。《三国之霸主吕布》书中主线围绕 盐池里面的水,都是咸的发苦的卤水,也只有这样高浓度的咸水才能产出闻名天下的河东池盐。如果,有人在盐池的堤坝上挖开一条大豁口,把卤水给引到涑水中去,就等于是把盐池给彻底废掉了。这样的行为,比杀了猗氏县城

《三国之霸主吕布》 章节试读

盐池里面的水,都是咸的发苦的卤水,也只有这样高浓度的咸水才能产出闻名天下的河东池盐。

如果,有人在盐池的堤坝上挖开一条大豁口,把卤水给引到涑水中去,就等于是把盐池给彻底废掉了。这样的行为,比杀了猗氏县城内众多富家大户的亲爹亲娘还要过分。

刚刚抵达河东战场的虎贲中郎将吕布,准备干一件杀人父母,断人财路的事情。

他让徐荣率领着三千暂时没有战马的士卒前往盐池西端,然后在那附近征召了一批民夫,做出了开始挖渠毁池的假象。与此同时,吕布也派出一批斥候在猗氏附近大肆散布关于毁掉盐池的谣言。

“白波军祸乱河东,危及京师安宁,为了不使盐池财富落入白波匪军之手,太尉董卓给虎贲中郎将下达了毁坏盐池的命令。”

“京师禁军已经抵达盐池西端,他们征兆了附近的民夫,已经开始挖渠了!”

“天啦,不能让这帮天杀的毁坏盐池,那可是咱们的命根子啊!”

谣言的传播速度很快,只用了两天时间,就连身处解县的郭大都知道了。

“这个吕布真是胆大妄为啊!他就不怕事后被朝廷追查吗?”郭大有些不解的问军师胡才。

胡才摇头,疑惑的说:“或许真如谣言所传,董卓担心我们控制了盐池,从此就有充足的军资可用,会对京师形成极大的威胁。既然朝廷已经无法控制盐池,那就索性让吕布毁掉盐池。”

“这个吕布带兵打仗的本事如何?”

“这方面的消息很少,属下只知吕布曾经为丁原的主簿,本人似乎颇为勇武,后来丁原被叛将郝萌所杀,吕布就投靠了董卓。吕布本人未曾带兵打过大仗,以属下估计,比牛辅也强不到多少。”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郭大听懂了胡才的意思,这些躲在坞堡和城池内的富户,其实都是该死的家伙,但他们凭借坚固的坞堡和城池作为掩护,发动家丁部曲做殊死的反抗,其实比朝廷派来的兵马还要凶狠。毕竟,人在守卫自己的家园时,迸发出来的决死之心是很可怕的。

仅仅只是过了一天,郭大就见到了猗氏富户们派来的代表。猗氏富户愿意联合起来向白波军十万贯好钱,二十万斤上等的池盐,要求只有一个,就是把敢于毁坏盐池的朝廷兵马彻底解决掉!

郭大答应了这些富户的条件,因为就算他们不来送钱送盐,郭大也不能看着吕布破坏盐池。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首领,都明白占据了盐池这样一块财富重地具有怎样的意义。

经过一番合计,郭大决定从解县、瑕城和桑泉城同时调集五万大军,由他本人率领,部将韩暹作为先锋,围攻吕布军!

韩暹率领一万白波军在前面开路,先从瑕城附近渡过了涑水,在等候郭大率军渡河的时候,吕布带着两千轻骑杀到了!

半渡而击向来是打闷棍的最高境界,吕布有军师陈宫出谋划策,很容易就制定出了诱敌出城,然后半渡而击的全套作战方略。

两千轻骑看似兵力不足,但对付刚刚在涑水南岸站住阵脚的白波军却是毫无困难。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农民起义军跟常年与胡人作战的并州精骑相比,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吕布手持方天画戟,端坐马上,他对副将杨定和军司马薛兰下令:“命你二人各自率领五百骑,分别从左右两翼对敌发动袭扰攻击,阻断匪军沿着涑水河岸向上游和下游逃逸。”

杨定和薛兰领命,各自率领五百骑离去。吕布身后如今便只剩下一千骑。

吕布将长戟向前一挥,大喝一声,“并州好儿郎,随本将冲阵!”

说话之间,吕布胯下赤菟犹如离弦之前,向着不远处的韩暹将旗所在位置开始冲锋。

侍从赵庶、李邹等人紧紧护住吕布的左右两侧,形成一个数十人的锋矢箭头,个个挥舞手中的长刀和铁锤,口中发出怪叫声,跟随着吕布一起冲锋。

在这几十人的箭头后面,并州骑兵保持着冲锋阵型,数百匹战马向两边延展,在他们身后依次还有两到三拨的攻击队形。

韩暹看到朝廷骑兵冲过来时,毅然不惧,率领白波军东拼西凑出来的数百骑与吕布的锋矢迎头对攻。前些天,便是他带着前锋与牛辅军的前锋最先接战,在付出一定伤亡后,从后面赶来的白波大军使得牛辅军心大乱,仓促之间吃了败仗,急忙逃回安邑城内。

吕布看见对面迎上来的数百骑,只觉热血上涌,原本黑色的瞳孔竟然便成暗红色,他的身体似乎开始苏醒,握在手中的方天画戟似乎开始欢快的吟唱。

“杀啊……!”吕布如同山谷中的猛虎,忽然用足丹田之气发出巨大的一声爆喝。

催马冲锋的韩暹,眨眼间便看见对面一匹枣红骏马冲到眼前,马上的将领虎眼暴张,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叛贼,纳命来!”吕布借助赤菟的高速,在奔到韩暹面前二十步时,方天画戟已经顺到了战马身侧,与马背和马尾呈平行的位置。

呼吸之间,战马再往前奔行十步,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从后面猛的挥起,与马背呈九十度垂直。

韩暹不知吕布深浅,手持一根巨型狼牙棒,冲着赤菟的马头上狠狠砸过来。

不等狼牙棒接近马头,赤菟便轻轻的向左一转,正好让吕布全力一挥的戟刃迎着韩暹的脑门而来。

只听“砰”的一声响,吕布方手中方天画戟的月牙刃直接穿透了韩暹头上所戴青铜兜鏊,扎进了他的脑瓜顶。长戟去势稍减,但巨大的惯性还是把韩暹的头盔像砸西瓜一般打爆,韩暹的脑袋也被打成了一团红的和白的浆糊。

韩暹无声无息就被吕布一个照面就打爆了头,护卫在吕布身侧的赵庶和李邹于是大声高呼:“韩暹已死!杀啊!”

“韩暹已死,杀啊!”并州精骑同声高呼,驱动战马向着拼凑起来的白波乱军发起了一边倒的屠戮。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三国之霸主吕布》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