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

  • 作者:阿姻
  • 主角:沈娅妮,楚安卿
  • 推荐:597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1 12:02:34

《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 内容简介

热销新书《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由阿姻执笔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故事,主线中的主人翁是沈娅妮,楚安卿,内容环环相扣,比较不错。主要章节节选:007好你个卖批。沈娅妮气的差点把在山村学的一堆脏话全部喷那肮脏的脸上,可是身子被稳稳的箍着,耳边传来一阵哄笑的声音,她发现自己好像抽不了身了。她怎么可能去亲那蠢钝如猪的老男人的嘴,可是老男人已经喝了

《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 章节试读

007

好你个卖批。

沈娅妮气的差点把在山村学的一堆脏话全部喷那肮脏的脸上,可是身子被稳稳的箍着,耳边传来一阵哄笑的声音,她发现自己好像抽不了身了。

她怎么可能去亲那蠢钝如猪的老男人的嘴,可是老男人已经喝了一口酒迫不及待的凑上来了。

沈娅妮笑都懒得维持了。

“牛老板,这个游戏让妹妹来陪你玩呀,这姐姐新来的不懂怎么玩,让她先学着点吧。”身后的女孩把沈娅妮拉到一边自己凑到了那位牛老板面前就要去接他嘴里的酒,沈娅妮错愣的功夫,她就被牛老板推到了地上,自己又被拉了回去。

牛老板嘴里骂骂咧咧“你滚蛋,老子现在不稀罕你,我就要这个小美人来喝。”

他话还没说完,迎头砸过来一个酒瓶子碎在了他的头顶上。

“草!”

卡座里的男人们骂了一句立马全都站起来几乎是跳着冲到了牛老板的身后。

沈娅妮也被洒出来的酒洒了一头一脸,拨开湿腻的头发她看到牛老板不敢置信的坐在哪里,额头上一股血柱喷涌而出。

“快走。”女孩趁机拉住沈娅妮就跑。

大厅里乱成一团,这种事在夜色也是经常发生的,来喝酒的总有喝大的,发个疯撒个野反正砸坏夜色多少东西赔就是了,保安们也都见怪不怪了,赶来的时候手脚都慢悠悠的,那个砸牛老板酒瓶子的人已经被牛老板的手下揍的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他身下都是血,看着慎人,沈娅妮躲在人群里听周围人说那人太傻,一个人单枪匹马就跑到夜色来寻仇,不被打死算他运气好,牛老板可是D市义安堂的堂主,敢这么明目张胆来找他干架的他还是头一个,所以牛老板才防不胜防被他砸了正中。

那人被保安架着要扔出去的时候,沈娅妮看到了他手腕上的手表,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赵大哥……”

她喃了一声,跟过去仔细看了看才发现真的是赵学礼,他都被揍成血人了,要不是那手表从她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带着,她看着熟悉,否则都不敢认。

“有人帮我喊救护车吗?赵大哥,赵大哥,你醒醒呀,麻烦你们了,帮我叫个救护车吧。”

沈娅妮冲到了赵学礼的旁边蹲到他面前去看他的脸,发现他好像晕过去了,急着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又没有手机,只能一遍又一边的哀求周围能有好心的人帮她叫救护车。

牛老板大剌剌的坐在沙发上,额头已经用手下递过来的纱布按住了,他阴狠的眼神眯了起来,牙槽咬的咯吱咯吱响。

小婊子竟然认识那不要命的兔崽子,敢在他牛宗平的头上动土,大概是活腻了。

他恶狠狠的伸手招了一个属下过来关照了他几声,肥如猪的脸上露出了诡异莫测的笑。

最后不知道是谁打的120,沈娅妮跟着一起上了救护车,夜色的工作她暂时都抛到了脑后,赵学礼这个人老实本分的,没空也没嫌闲钱来夜色这种地方,他肯定是跟着她过来的。

她就知道,她昨天的那些说辞就让他怀疑了,刚才牛老板对她做的事他肯定都看到了,怕她被欺负才冲动砸了牛老板的吧。

看着医生不停的给他做心肺复苏,她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的一脸都是。

多傻呀,太傻了他。

沈娅妮在抢救室的门口来来回回的走,心里急的不得了,赵学礼被推进去好一会了也没个消息,如果他有个三场两短,她怎么跟林姐交代。

“沈小姐。”沈娅妮屁股刚坐下去就看到楚安卿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

“楚医生今天值班啊?”她客套的跟他寒暄了一句。

楚安卿讶异的看着她,然后一双璀璨如星辰的眼眸里隐了几分闷闷不乐。

他发现每次他看到沈娅妮的时候她还都挺狼狈的,他多想很自然的就问问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我今天值班听说有人被打成重伤要抢救,是你朋友啊?”他不敢相信沈娅妮柔柔弱弱的怎么还有那么刚猛的朋友因为打架进了抢救室。

“嗯。”沈娅妮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声,眼睛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抢救中三个字。

楚安卿也没再说话,双手在白色的外袍里,就站在她旁边陪着她。

细碎的头发有一点搭在浓密的睫毛上,他眼睛很大很深,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其实他是个特别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在医院不仅小护士们爱慕,有的病人和家属也爱打听他。

同事知道他对沈娅妮有意思,看到沈娅妮半夜跟着救护车冲进医院立马就告诉了他,他偷着溜出来果然看到了他的女神,可是女神的心思根本一点都不在他身上。

“你是病人家属吗?先去交下住院费。”

一把单子递在了沈娅妮的手上,沈娅妮心一沉,感觉楚安卿明媚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别的无地自容。

这种感觉,就像她被沈旭尧拉到树林子里这样那样之后,她红着脸捏着衣角出来,村里人看着她暧昧的笑的时候一样。

“可以先少交一点吗?”她看到单子上写了一万,她哪里还有一万。

“不可以,一万最少了。”小护士瞪了一眼旁边的楚安卿,对沈娅妮的态度很恶劣“快去交吧,不然我们不好继续工作。”

“你不能好好说话。”楚安卿皱着眉头生气的冲那小护士说。

小护士气的口罩下的脸通红,用力的哼了一声就进了手术室。

沈娅妮捏着单子没动。

“是不是今天钱没带够?我可以先替你交的,你以后再还给我就行。”楚安卿知道沈娅妮估计拿不出一万块来,他表现的机会来了,赶紧抢过那单子就往交费处走。

“不用麻烦了楚医生,我有钱的,楚医生……”楚安卿腿长走的飞快,在医院半夜三更沈娅妮又不敢大声说话,追上楚安卿的时候他已经交完钱了。

“楚医生,真的不用麻烦你的,我……”沈娅妮的脸没去接那张收据单。

最近的事太多,好像挤在一起压的她喘不过气,这一万块更像是一座山让她一眼看不到未来。

“我知道你手头紧,没关系你可以给我打欠条,我不缺钱,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给我,不要有压力,我帮你不是为了让你更为难的。”楚安卿把收据塞到了她手上,他为能替女神做点事感到挺高兴的。

“等天亮我就想办法还给你。”至于想什么办法,天知道呢。

“娅妮,娅妮啊。”医院大门口冲进来一个蹒跚的老人家,沈娅妮看到是容婶就知道不好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