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只愿余生疯爱你》

  • 作者:大胸少女
  • 主角:杜飞,赵枫然
  • 推荐:11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1 22:33:40

《只愿余生疯爱你》 内容简介

优质辣文《只愿余生疯爱你》是大胸少女执笔的一本短篇风格的新书,主角杜飞,赵枫然,精彩片段试读:杜飞在迪拜投资失败,他那个有钱老婆要闹离婚,赵枫然早就知道这事。赵枫然叫来家庭医生,给杜飞处理伤口,并当着我的面说他是白费心机:“我要娶林若是假的,这栋房子只是给她借住,吃的穿的叫人备好,我不会给她一

《只愿余生疯爱你》 章节试读

杜飞在迪拜投资失败,他那个有钱老婆要闹离婚,赵枫然早就知道这事。

赵枫然叫来家庭医生,给杜飞处理伤口,并当着我的面说他是白费心机:“我要娶林若是假的,这栋房子只是给她借住,吃的穿的叫人备好,我不会给她一分钱,你想来这里捞一笔根本徒劳。”

他说的干净利落,我听来却仍忍不住酸楚。

我也不知这酸楚从何而来,当初他将狼狈不堪的我解救就和我说的很清楚,我只是他的药石。

杜飞从沙发上坐起,冷冷一笑:“徒劳吗?我可以向你要。”

这混蛋是疯了吗?我咬牙站在一旁,紧张地看向赵枫然。

赵枫然眯眸:“凭什么。”

“凭江雪儿的下落。”

赵枫然的神色变了。

杜飞挑眉笃定,“一千万,这对堂堂的赵氏集团太子爷您来说,完全是小钱。我要钱,你要人。这笔交易,不亏。”

赵枫然缓缓握拳,忽而扬唇:“杜飞,你骗我的话,我会杀了你。”

他鲜少笑,藏着血腥味。

杜飞披上外套起身:“一千万我要现金。”

赵枫然问:“怎么给你。”

杜飞阴笑看我:“三天后,我会找她要。”

我皱眉,看不穿这个混蛋的真实目的。

他故意暴露自己,还嫁祸于我,却实际是带着江雪儿的情报冲着赵枫然来的。

一种可怕的感觉瞬间笼罩心头。

我拦住他,看向赵枫然:“枫然,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报警把他抓起来吧。”

杜飞先笑了:“好啊,把我抓起来,很快谁都知道我这个前男友深夜出现在赵枫然未婚妻的屋里。到时候别人的胡说八道一定更好听。”

我哑然,是了,真是笨,赵枫然要抓他早就抓了,哪还轮得到我提醒。

杜飞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我和赵枫然两人,压抑的气氛逼得我透不过气来。

望到手上依稀可见残留着血渍,我默默地放到身后。

“藏什么,不是发狠要向我表忠心的吗?”赵枫然冷冷开口。

我不敢接话,低头看着他走到跟前。

他冰冷的手指倏地抬起我的下巴,我吓地呼吸加快。

“快点。”

我一怔。

“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忠心。”他粗眉高耸,漂亮的眼眸即便是讽刺,也像日光一般灿烂生辉。

他依旧瞪着我。

我站在他的脚背上,踮起去吻他,专注而动情。

当我要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他一把握住我的手推开了。

我踉跄后退,呆呆地看向他。

赵枫然拾起地上的衬衫,厌恶至极地看向我:“林若,你赢了,我对你厌倦了。”

我怔怔,看着他的背影,脱口而出:“因为江雪儿要回来了是吗。”

因为江雪儿要回来了,所以你便不再想要碰我了。

可赵枫然一句回应都不愿给,我只听到门叮咚锁上的声音。

今晚我没有得到一分钱,以后我似乎也得不到了。

不行,我不能被赶出去,我不能就这么离开。

我还没有拿到足够的钱把林氏祖宅买回来;

一旦断了给监狱的“供养”,含冤在狱的父亲随时会被对方灭口;

远在美国疗养的植物人母亲也会被赶出疗养院。

我决定找杜飞谈谈。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B街的老小区。

十幢二号楼103室,是杜飞以前的家。

我不确定他是否还住在这儿。

不过很快他开门了,侧身示意我进去:“你来的正好,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吧。”

他褪去衬衫,茶几上散落着药箱。

我说我来不是给他上药的,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知道江雪儿的下落。

“怎么,急了?”杜飞睨我,“赵枫然正牌心上人要回来了,所以他不要你了,是不是。”

我不说话。

杜飞越发得意,似了然一切般扬起头:“也对,不然昨晚你恨不得要杀了我,今天怎么会急着跑来找我呢。”

我狠狠咬牙:“对,我就是恨不得你死。”

四年前,当他勾搭上万家大小姐,毫不留情地舍弃掉我和他青梅竹马十年的情谊时,我就恨不得他从来没有活在我的世界过!

“可惜啊,照昨晚的情形来看,我死了,赵枫然也不会爱上你。”杜飞拿话激我,我不想和他多做废话,问他到底知不知道江雪儿的下落。

“三天后,你不就知道了。”杜飞眯眼,神情轻松。

“我给你三千万。买走江雪儿的下落。”我沉默片刻,咬唇看他。

“三千万?”杜飞笑了,并不信我。

我把包里的杂志拿出来扔到他面前:“上面的戒指看到了吗?那上面的粉钻极其罕有、价值连城。你不是什么锁都会开吗,我带你去开赵枫然的保险柜。”

杜飞大笑,我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他饶有兴趣地瞅我:“林若,你这么做到底是太爱钱,还是太爱赵枫然了呢?”

我愣住,皱眉瞪他:“说吧,江雪儿到底在哪里。”

我拿在手里的照片是三个月前杜飞在迪拜的皇家公园拍到的。

照片上,江雪儿长发飘飘,一身素衣,拿着画笔在给路人写生。杜飞连续跟了一个月,摸清了她的工作线路和住所。

“这回相信我了吧?等我拿到戒指,我就把名片给你。到时候你可以让她彻底消失。”

我愕然打断他:“我没你那么无耻,我只是……想让她晚一点再出现。”

等到我能离开的时候,而不是被再一次抛弃出局。

杜飞不以为然耸肩,我离开他家就给赵枫然打电话。

电话转至语音信箱。

这时有来电插拨,我接起,那边自称是东华医院,说我爸受伤住院了。

我来不及多想,立刻拦下一辆出租车,丝毫没有注意到有车紧跟其后。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