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邪少倾权,娇妻莫跑》

  • 作者:肥娜
  • 主角:霍邵峰,李达
  • 推荐:28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2 11:00:55

《邪少倾权,娇妻莫跑》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是霍邵峰,李达的网络创作《邪少倾权,娇妻莫跑》此文是肥娜最新力作的总裁文,文笔文从字顺故事波澜起伏,绝对是值得一阅的火爆创作,小说剧情回顾 眼前递来满满一杯红酒,暗红的酒水泛滥起宝石般的光彩,李达推搡着江语嫣喝完,言辞间不容拒绝。“好,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江语嫣咬牙,她深吸口气,一口闷掉红酒,酒杯见底,她恍惚着趴在桌上。“江总这是酒量不

《邪少倾权,娇妻莫跑》 章节试读

眼前递来满满一杯红酒,暗红的酒水泛滥起宝石般的光彩,李达推搡着江语嫣喝完,言辞间不容拒绝。

“好,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江语嫣咬牙,她深吸口气,一口闷掉红酒,酒杯见底,她恍惚着趴在桌上。

“江总这是酒量不行啊!我看你喝得不少,不如今晚就睡在这吧,这个包厢够大,有床有沙发。”李达看着姜思卿把酒喝完了,脸上的横肉笑的皱在了一起。

他色迷迷的看着江语嫣染上红晕的小脸,那双白皙的大腿直看的他心中骚痒难耐,忍不住出手摸了把她腿上的嫩肉,立马遭来一顿捶打。

软绵绵的拳头击打在身上,并没有让李达感到怒意,反而让他心旷神驰。

“江总,你喝醉了。”

“滚,别碰我,你个死肥猪,我已经有老公了,他可牛逼了。”

江语嫣双颊桃红,她用力推开李达,在助理的帮助下打通了电话。

“嘿嘿嘿,喂~~”

李达脸色瞬间黑沉,他沉着脸色想夺过江语嫣的手机,厉声呵斥。

“姓江的,别特么给脸不要脸,巴结老子的人多了去了,你特么还是头一个敢骂我肥猪的,死三八,你有没有老公我还能不知道?江家都还没露风声呢,小婊子,我今日非得给你办了不可。”

手机接通,江语嫣躲闪着不小心打开了免提,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一个更加阴森低沉的声音。

“我到要看看,谁敢上我霍邵峰的女人!”

“霍……霍总!”李达吓得差点尖叫出声,他颤抖着摊在椅上,犹如一坨腐烂的猪肉。

江语嫣居然是霍邵峰的女人?完了,全完了!

江语嫣此刻还有些迷糊,她眨巴着眼对着手机甜甜的叫了声。

“老公~你真厉害!”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由柔软些许,霍邵峰低声笑开,轻柔的问道。

“宝贝,你在哪?”

“唔……我在怡家园酒店。”

“哪间包厢。”

“302~”

“等我,五分钟内到。”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江语嫣直到打完电话还有些稀里糊涂。

空调的冷风吹过,她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浑浊的眼神清明不少,再看着李达死气沉沉的猪脸忍不住内心咯噔一下。

完了,她居然真的叫出口了!

霍氏集团的高层会议室里,霍邵峰彻底无视了还再商讨的各大组织部门,拎起外套就朝外走去。

“我去,boss你要去哪?今天的会议才刚刚开始啊!”

“别没眼色了,你没看到Boss刚刚笑了吗?我敢打赌肯定是未来的嫂子找boss约会去了。”

“天啊,阎王爷有女人了!咱们有好日子过了!”

……

霍邵峰开着豪车,露出标志性的车牌号,一路上极速驰过,畅通无阻。

而此时的江语嫣已经从酒气中开始清醒过来,她忍不住咬牙切齿,为自己刚刚的“羞耻”举动而捂额。

助理递给她一杯醒酒茶,苦涩的味道压下胃腹,大脑开始泛起冰丝丝的凉意。

她斜瞥一眼李达,并未把霍邵峰的那句话放在心上,她一向自强自立,还犯不上一个陌生男人来为她解决危机。

此刻她拿出纸笔递给面前的男人。

“李总,今天的酒席想必你也吃的开心,那合约的事情也就别再耽误了,现在就签了把。”

望向江语嫣隐忍不发的明艳小脸,李达开始在心底松了口气。

是的,霍邵峰那是何等人物?怎么会与一个区区江家联姻,那江老头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这幅德行,能有几斤几两来获得霍氏的大力支持。

再看这江语嫣的脸蛋,的确生的是上上姿色,但那又如何?霍氏从来不缺美人攀附,也怪自己心急,竟被这女人无厘头的一通电话给吓住了。

李达开始为自己开脱,并对江语嫣这种扯老虎旗子的行径极为不齿,要是对方真有霍总当靠山,岂会看上他这个小公司老板来立合约。

自觉是江语嫣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只为自己被少占点便宜。

露出恍若看破了一切的目光,李达忍不住放松了心神,用更为大胆的眼神扫视着江语嫣性感流畅的躯体。

贱婊子,敢扯霍总的名号招摇撞骗,他今日就干的她下不了床!

“李总?”江语嫣看着李达默不作声,狠狠皱眉,生怕其中又出什么变故。

李达轻嗤一声,狞笑道:“江总真不老实,这合同条件可不够我李达下注啊。”

蔓延到嘴边的笑意生生止住,江语嫣颇有些怒意,她冒着火光的美目牢牢盯住李达,沉声说道:“李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老王八,之前还谈的好好的,便宜也占了,两家合作迫在眉睫,现在是想过河拆桥?

“哈哈哈,江总你何必装成这幅坚贞模样,要我看啊,女人就不应该出门工作,就应该撅起屁股躺在床上被人‘伺候’的舒舒服服,要是江总懂我意思,这合约的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李达笑的脸上肥肉颤抖,他龇牙咧嘴的欣赏江语嫣怒火勃发的模样,手里抓着酒杯狠狠摇晃。

就在这时,包厢被突兀的打开,一个黑色的身影疾步跃到江语嫣眼前,她看到男人一身压迫的气场不由心惊肉跳。

从桌面上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霍邵峰牢牢抓住李达手中的酒杯,江杯口扣在他脸上。

“娘的!江语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合同还想不想签了!”李达被酒水呛得一脸狼狈,以为是江语嫣的助理在整蛊他,便脱口大吼,等他擦干脸上的酒水时,视线落在霍邵峰阴沉的脸上,差点一个腿抖,跌落在地。

“嗯?就凭你,也想动我的女人?”

霍邵峰狞笑着,手上一个大力将李达的猪蹄掰断,左手掰完了就掰右手,那肥猪般的庞大身躯喊出几声凄厉的惨叫便晕死在一旁。

男人站在桌前,他阴霾的目光扫向江语嫣的助理,摸索着手腕的怀表,开口道:“4:59:48,媳妇,怎么样,老公是不是很给力?”

男人挺得笔直,江语嫣要仰头才能看清他的俊美无涛的容貌,不由羞红了一张小脸。

“谁是你媳妇!”她躲闪着霍邵峰炙热的目光,将头扭向一旁。

“自然是你。”霍邵峰看着女人面上带着几丝桃红的眼角,那勾魂夺魄的目光看的他浑身燥热,轻舔着双唇,忍不住回味起那日的情欢。

江语嫣气急,这个男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他打乱她的生活,如今还得罪了自己的商业伙伴,这可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江雪玲手中挖来的客户,如今她回国必须要站稳脚跟才能积攒力量报复仇人。

可如今霍邵峰的到来,彻底打乱了她的部署。

看着女人倔强的目光,霍邵峰没好气的将她拦腰抱起,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装不在乎还是真不知情。

自己身份庞大,是常人所难想象的,寻常女人要是得知上了他的床,保不齐将霍媳妇的身份利用的干干净净。

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这般愚钝,偏偏要剑走锋芒,果然是在外国呆久了,脑袋都不灵光了。

“媳妇乖,别动。”将女人一把抱起,霍邵峰看着怀中扭动不止的江语嫣,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臀部,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

江语嫣的脸更加羞红,她此刻已经不敢看向自己的助理,只能捂住一张小脸朝霍邵峰恶狠狠的咬牙。

“霍先生,还请你自重!你已经逼走了我的客户,你知道这会让江氏承受多少损失吗?”

霍邵峰拧眉,没人比他更清楚江氏的腌臜,但是为了让怀中的女人安分下来,他只好用脚尖踢向正躺在地上装死的李达。

“别装死,给我起来!”

被发现的李达生怕迎来霍氏集团的报复,顾不得狼狈从地上爬起。

一本合同朝他脸上砸去,携带着一支钢笔,霍邵峰扔掉合同就抬脚抱着女人出门。

“加上江总提出的附加条件,你只能拿1成分成,立马签好了合同给我送来,再给我磨磨唧唧的谈条件,明天就让你们就离开内地出国‘旅游’。”

“还有,霍氏将永不合李氏合作。”

将女人带出了包厢,江语嫣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她犹豫不决的神色实在太过明显,得来了男人愉悦的笑声。

“媳妇是不是想夸夸我?其实你的老公很厉害对不对。”看着女人湿漉漉的眼神,和那双樱色的唇瓣,霍邵峰凑过去快速的亲了她一口。

“就像你电话里说的那样。”男人清冽的气息包裹着江语嫣,让她忍不住耳尖通红。

霍邵峰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取出结婚证,将其中一本递给江语嫣。

“这是……”江语嫣接过红色的本本,上面还残留着男人的体温,热的有些烫手,那炙热的暖流仿佛流进心房,烫的她心尖哆嗦。

“下午办的,江家不干净,以后你就搬过来跟我一起住,也好让那些欺负你的人擦亮眼光。”霍邵峰柔声说道,墨色的眼底闪过几丝光亮,使得冷峻的脸庞都柔和不已。

下午办的,搬过去和他住……江语嫣心里涌出一股迷茫,她原以为男人和她只是逢场作戏,没想到这么快就将她纳入生活了吗?

江语嫣仔细的看着男人俊朗的侧脸,想从他暗色的眸中发现几丝漫不经心的感觉,可是映入她眼帘的,只有一腔势在必得的,严肃而认真的神色。

“怎么了?”

霍邵峰低沉甘醇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江语嫣只感觉脸上一阵酥麻,之前喝的红酒仿佛上了劲头,看着两人间越发暧昧的气氛,她忍不住想要逃避,于是慌乱的开口,头也不回的踉跄跑开。

“我先去趟卫生间!”

身后传来霍邵峰的轻笑声,江语嫣捂着炙热的脸蛋,跑的更快了。

卫生间里,江语嫣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冷水便朝脸上泼去,她用力拍了拍脸颊,冰凉的液体带走燥意,令她清醒不少。

江语嫣你别做梦了!没有一个男人会真心对你好的,他们看上的只有你色脸蛋和身体,林轩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她轻嗤一声便转身离开,嘴角还留着苦笑,那种刻骨铭心的背叛,她再也不想去尝试了。

江语嫣走的匆忙,并不知道身后的小隔间里,江雪玲在拼命忍住嘴中的呻吟,她眼神迷离的瘫软在林轩怀中,露出几丝淫荡的神色。

面前的男人正是林轩,他在江雪玲身上连连点火,弄的她下身空虚至极,今日两人私会,林轩许久未见江雪玲,在他的撺掇下两人离开众人耳目,买到这狭小的包间中正要恩爱。

江语嫣的来到,警醒着江雪玲理智的最后一根神经,她深吸口气推开男人,声音沙哑道:“林轩,我们该走了。”

江雪玲搭在林轩肩上的小手微微用力,一遍抵抗着他的靠近,一边将头高高扬起,颇有些欲迎还拒的意思。

“嗯?不继续吗?”林轩眼中带着明显的欲望,他宽大的手掌摸向江雪玲的裙内,反复摩擦。

“林轩~我们等到结婚在做,好吗?”江雪玲被摸得差点站不住脚跟,依靠在男人怀中吐出浊气。

但她深知奇货可居,为了拴住林轩,也算是手段用尽。

林轩也不强求,他败坏了兴致走出隔间,眼底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

卫生间门口,江语嫣去而复返,原因无它,只因衣领上沾到的红酒实在太过醒目,她低头略翻思索,并没看见林轩和江雪玲双双携手而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