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与你无爱亦无嗔》

  • 作者:飞云冉冉
  • 主角:余生,简庭琛
  • 推荐:763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2 11:15:16

《与你无爱亦无嗔》 内容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与你无爱亦无嗔》由飞云冉冉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新书,内容中的主角是余生,简庭琛,设定丝丝入扣,值得一阅。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爸妈死了丧葬费我拿不出来,我奶奶一夜间白了头,老年痴呆了……她可以在厕所呆两个小时,就因为不记得到底洗手了没,水足足流了两个小时。她明明放了盐巴了,却还是不停地放,菜很咸,根本吃不了。简庭琛,你什么

《与你无爱亦无嗔》 章节试读

我爸妈死了丧葬费我拿不出来,我奶奶一夜间白了头,老年痴呆了……

她可以在厕所呆两个小时,就因为不记得到底洗手了没,水足足流了两个小时。

她明明放了盐巴了,却还是不停地放,菜很咸,根本吃不了。

简庭琛,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爸妈死的时候你在国外,那时候为什么你的电话我都打不通……

为什么在我最无望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

最终等来的,是你妈说你在国外有了喜欢的人,还有一笔不算少的分手费。

简庭琛,你不满意的,该是这你曾经的未婚妻如今名声不太好了,而不是我解除婚约, 不是……我的离开。

眼泪滚烫,落在了唇边,微苦。

尖锐的刀尖划破了衣裳,我睁开双眼,对上了简庭琛那双青筋暴起的手。

“你说过的三个月,三个月后你滚出我的人生!”

刀被他丢在了墙角,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门边。

我解开扣子,盯着胸口那浅浅的血痕。

简庭琛,其实是你赢了。

你大可以再用点力……

经纪人吴珊给我打了电话,语气焦急地问道:“狗仔说你昨晚和简庭琛睡了?”

“是,可以公布我们的恋人关系,近期内我们会结婚。”

吴珊惊呆了片刻后,问我道:“那顾余生,他知道吗……”

捏着手机的指尖有些发白,我下了车来到了坐在轮椅的奶奶面前。

“我会谢谢他这些年的照顾。”

挂了电话,我才肯定地对奶奶说:“奶奶,我快结婚了。”

我奶奶眯起了笑,“新郎是谁啊?”

“简庭琛。”

我不期望我奶奶会记得他,但我奶奶一听到他的名字就眯起了慈爱的笑来。

“是庭琛啊。他最近怎么没来?奶奶给他做了他最喜欢吃的核桃酥。”

我一顿,看了眼桌子上那常年都有的核桃酥。

原来,这么多年奶奶都是为他做的?

我以为是奶奶自己喜欢吃……

“奶奶,你还记得他?”

“奶奶怎么会忘了,他可喜欢你了,从小就喜欢你。有一次他为了来看你翻墙跳过来,差点断了一条腿,奶奶还看你哭了……”

原来,关于我的,奶奶都记得。

“奶奶,明天陪我去选婚纱吧?”

我奶奶笑眯眯地应下了。

晚上,我给简庭琛打电话,三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我放下手机,过了会儿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明天早上九点半,我在挚爱婚纱等你。明天我们就拍婚纱照吧。”

没人回。

每隔几分钟,我都会看一下手机,偶尔一两条简讯却是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提醒。

直到夜里十二点,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电话也是不通的。

我一度怀疑,他将我拉入了黑名单。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沉沉睡去。

我和奶奶来到了挚爱婚纱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半。

挑选婚纱和新郎礼服需要时间,我清楚他根本懒得挑选。

我挑选了几件剪裁得体,大气笔直的西装,听得店员说这几套都是出自名设计师,价格不菲。

我笑了笑,没有应话,而是推着轮椅,让我奶奶帮我看看婚纱。

只是我忍不住焦急,忍不住看看手机。

不时地还会打几个电话,对方依旧打不通。

“这套好看,我们家钟爱穿上了一定很美。”

奶奶给我选了一套鱼尾裙,我笑了笑,接了过去。

“庭琛怎么还没来?”我奶奶疑惑道。

“一会儿就来了呢。”

我进了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听到了奶奶和男人说话的声音。

会是他来了吗?

帘子掀开,我见我奶奶拉着男人的手,笑眯眯地道:“庭琛啊,以后你要对我们钟爱好一点。”

男人笑着,他转过身来,一张硬朗英俊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顾……余生?”

怎么会是他来?

奶奶竟把他认成了简庭琛?

我想要矢口否认,可看奶奶高兴的样子,刚要说出的话卡在了喉咙口。

顾余生来到了我身边,低声道:“庭琛有事,暂时来不了。让我帮忙拍一些,回去后他会让人将他的脸p上。”

我扬起了一抹极为淡漠的笑。

竟是,这么敷衍吗?

p来的新郎吗?

“那,就拍吧。很抱歉呢,我奶奶认错人了。”

顾余生没回答,只是点了下头。

“钟小姐,还请尽快给我们新郎本人的照片,这样我们才能确保5周内将照片弄好寄给您。”

拍完婚纱照,我已经撑不起笑来,只好点头答应。

“我送你回去吧。”

他那张俊美的脸高高昂着,女人贴着他的胸膛娇媚可怜的模样像是针一样,刺地我眼睛生疼。

我将那手机递给了顾余生。

“这就是你说的他有事?”

顾余生看了眼那张照片,淡淡道:“他不想来,自然什么事都是有事。”

我狠狠一噎,口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我却是狠狠加了一把油门,将我奶奶送回家嘱咐李嫂多多照顾后,就前往那家会所。

顾余生一言不发地坐在了副驾上,直到我停了车,正要下车,他才道:“你爱他什么?”

我将车门砰地一关,道:“你是他兄弟,你会替他说话我不怪你。但今天,我来调教我丈夫,你不要阻拦。”

我开了门,走进去后,就看到了和别人相拥陶醉的简庭琛。

我拉起了顾余生的手,走到了舞台中间。

“会跳舞吗?”我问道。

顾余生顿了下,凤眸凝了下,就单手搭在了我的腰上,另一只手拉着我的。

旋转到了舞台中央,我挣脱了顾余生的手,顾余生趁此机会拉到了简庭琛女伴的手。

简庭琛一看到我,眉头十分不耐地皱了起来。

“怎么是你?”

我牢牢盯着他,一个婚纱照都吝啬和我拍吗?

那婚礼呢?

我不敢想象,婚礼他是不是根本就不会出现?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但你我既成合约,三月后就会分开。这三个月内希望你能配合我。婚纱照也好,婚礼也好。虽然顾余生很好,但我不希望媒体误会。”

听到顾余生很好这几个字的时候,他陡然沉了脸,将我狠狠一甩。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